福建省管理管理局政府门户网站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公开 > 理论文苑 > 理论研究
找准症结  破解矛盾  规范执法
来源:局网站办    浏览量:226   发布日期:2016-05-04   字号:T|T

——论新时期监狱警囚关系下如何促进民警依法履职

武夷山监狱 汪孝兴

2016年3月29日

一段时间以来,通过调研走访,总体来看,当前监狱民警队伍主流是好的,但由于受政策变化、社会环境、监管形势、工作压力等因素的影响,也出现了一些与当今社会发展不和谐的音符,与当前高标准严要求的监管改造工作不相适应。

一、当前监狱警察面临的主要职业风险

㈠法治安全风险。监狱执法依据严重不足是监狱警察职业安全最大的危险因素。除了“监狱法”几款简陋的条文以外,在实体法上,监狱警察几乎无法可依;在程序上,我国还没有以国家法的形式出台监狱执法具体的规范性条文,仅有的司法部长令或者司法部文件大多是粗犷原则性的,只能依据各省、各监狱自行制定没有普遍约束力的内部文件,监狱警察执法仿佛是在“走钢丝”。没有详尽的法规,又在强势的社会舆论高压下失去公平、公正的监督,监狱警察的执法风险犹如狂风中的枯叶。

㈡人身安全风险。当前罪犯构成日趋复杂,杀人、抢劫、绑架等严重暴力犯罪及涉黑涉毒犯罪日益增多,罪犯一般刑期较长,又不适用假释,其本身的凶残性、盲动性决定了他们为逃避法律的制裁,有时会不惜铤而走险,把监狱警察作为攻击目标,暴力袭警甚至杀害监狱警察以达到脱逃的目的,给监狱警察的身心健康和生命安全带来严重威胁。

㈢执法风险。主要是指监狱警察履职过程不当而引发的职业风险,主要是失职、渎职行为及其他因未严格落实制度而引起的行政风险、法律风险。对社会普通人来讲,一次失误可能是几句领导的批评,而对监狱警察来讲,一次失误可能意味着监管安全事故,意味着严厉的纪律处分,甚至意味着个人职业生涯的结束甚至严重的刑事责任。

㈣廉政风险。主要是指监狱警察因经受不住各种诱惑而引发的行为失范、贪污受贿等职业风险。监狱警察因职业特性,长期处于直面罪犯的第一线,接触社会阴暗面多,受诱惑的机会自然就多,自身难免会受到一些负面影响。在监狱有关法律法规不尽完善的情况下,监狱警察面临各种诱惑和考验。

二、新常态下监狱警察面临的错踪复杂的警囚关系和执法风险

(一)目前,监狱在对罪犯管理中,由于缺乏足够明确具体的措施和办法,既有法规制度笼统不配套,也有不同层级的规章有冲突等问题存在,使得民警束手无策,执法管理效能不断下降。比如:各监狱对大量原判、余刑较短、无法减刑、假释的罪犯,更是缺乏行之有效的激励方法和管理手段。在行政处罚方面,《监狱法》只规定了警告、记过、禁闭,且适用上也只针对少数顽危犯。监狱民警常用的诸如批评、责令写检查、暂停接见、打伤他犯赔偿等管理方法,却是于法无据。对有能力而拒绝劳动的罪犯,通过何种办法“强制”其参加劳动,没有明确规定。面对大部分罪犯,很多时候只能不厌其烦地“磨嘴皮”、批评教育,往往效果不佳。不少民警深有感触地说“管了几十年罪犯,如今竟然不知道怎么管了”。很多民警,面对一些罪犯规避管理、排斥改造的新动向、新花招,显得手足无措,无力及时应付和处置,这严重削弱了监狱对罪犯的执法管理功能。

(二)当前,监狱押犯构成日趋复杂,特别是累犯、暴力犯、涉黑犯等价值观念扭曲,角色意识淡化,反社会意识增强,对抗管理现象比较突出。而建设法治监狱,对监狱管理提出新的标准和要求,使得监狱管理活动的难度日益加大。在罪犯中,心怀不满,留恋往昔,渴望摆脱关押改造生活的大有人在;消极改造,规避管理,胡搅蛮缠的行为更是时有发生;对抗管理,顶撞刁难民警,自伤自残,要求禁闭,威胁挑衅民警,甚至给民警栽赃诬赖的问题也并非鲜见。不少罪犯寻衅滋事被多次扣分或者严管禁闭之后,今年的“好处”没有了,就破罐破摔,也有罪犯疯狂咒骂民警并且扬言出狱后进行报复,影响极其恶劣,监狱却无可奈何。对狱内罪犯大量的破坏监管秩序等反管理、反改造活动无法给予及时的正当惩罚,不仅损害了监狱管理活动的规范性,还严重破坏了监狱机关的正义形象。

监狱民警管理罪犯,要求全环节、全时段不离人,24小时不脱管,但是缺乏必要的自卫和震慑的警械具,特别是一线民警置身于安全威胁当中,一些人产生了恐惧、烦躁、焦虑心理,对自身安全充满忧虑。不少直接管理罪犯的民警顾虑重重,对罪犯怕管、不敢管,有权害怕用,有权不敢用,值班心不在焉,当“和尚”不撞钟,工作马虎,敷衍了事,装聋作哑,见问题绕道走或往上交。这种明哲保身,失职失责,不管事、得过且过等不作为现象,导致监狱管理失规失范,民警之正不压罪犯之邪,使得对罪犯执法管理弱化。

(三)许多罪犯把人权保障内容理解成不再受到除人身自由以外的惩罚或民警不能再对其进行限制自由以外的惩罚。保护罪犯基本人权是狱政管理上的科学化发展。其前提和基础是罪犯在监内已经认真履行了强制性劳动改造,不是降低了劳动强制性的标准和要求,而是完善劳动强制,突出对罪犯改造主动性的引导和促进。对罪犯而言,人文环境下的管理只是管理方式完善,不是管理内容变更,更不是管理标准降低。管理的重点是促使罪犯趋于正常的人性复苏,变成准社会的遵纪守法的人,管理的条件是罪犯综合素质的提升。民警在人文环境下保护罪犯基本权利,在罪犯自我改造水平没有达到最低要求的前提下,管理障碍多、难度大。一方面,极个别监狱民警法治意识淡薄,无视法规和制度,为了在罪犯中树立自己的“威严”,错误地将严格管理与把罪犯整怕、治服划等号,迷信“三句话不如一巴掌”。由此,对罪犯合法权益全然不顾,心血来潮,随意处置,以罚代教,甚至张口便骂,动辄体罚;另一方面,个别民警对罪犯搞“人性化管理”,默许多于要求,“理解”多于约束,口头批评多于照章处罚。该处罚的不处罚,该惩戒的不惩戒,对监管制度熟视无睹,对禁令充耳不闻,视罪犯为“弱势群体”,无原则地主张“善待罪犯”,对罪犯的要求表现出少有的热情和关心,捎书带物,多有迁就。前者从根本上背离了依法管理和规范执法的内在要求,损害了监狱机关严肃正义的形象,造成了罪犯对监狱更大更多的不满,加剧了罪犯与民警的对立;后者模糊了人民民主专政的性质,混淆是非,是对规范执法、文明管理的曲解,是管理职能的严重淡化。

(四)当前监狱押犯中犯罪群体结构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财产型、智力型、累惯犯、涉黑涉毒涉枪犯增多。这些罪犯具有很大的腐蚀性、狡诈性、顽固性、帮派性和教唆性,其为人处事适应性强,善于察颜观色、投其所好,见机行事。由于少数干警素质较差,法制观念不强,加之有极少数罪犯与干警是老乡、朋友,而面对复杂的环境,对罪犯的反改造心态知道不多,原则性不够强,导致容易误入罪犯设置的圈套。例如有的干警与罪犯攀亲道友、称兄道弟,有的为犯人购买违禁物品和保管现金。在罪犯考核上,有的给罪犯打印象分、感情分、老乡分,在减刑、假释、保外就医等执法中徇私舞弊、等价交换。由于监狱工作长期处于封闭状态,部分干警长期接触阴暗面,专政意识逐步淡化。监狱与社会缺乏沟通,联系少,而干警长年累月与犯人相处一起,导致警惕性逐步放松,少数干警与犯人无话不谈,久而久之,干警与犯人之间产生一种微妙的关系。当这种关系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就会不知不觉迁就或者满足罪犯提出的无理要求,造成以权代法、执法不严、执法意识淡化的问题。

三、对策建议

针对日益突显的现实矛盾,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方面着手抓建设,立足可行性,强化基础性,实现制度性,确保长效性。

㈠进一步加强执法制体制机制建设,强化执法保障。规范监狱管理,加强执法管理标准化,对警察日常执法行为明确执法条件和程序,做到制度化、法律化、程序化,并且突出可操作性。同时,要积极与检察机关沟通,争取认同与扩大共识。要建立执法保障体系,尽快制定对违规罪犯务实管用、能起到震慑效应的约束手段和惩戒处罚措施。对于罪犯的自伤自残、自杀、脱逃、打架斗殴、暴力袭警等行为的法律责任界定急需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如此才能让警察明确职责,区分权责,有法可依,既消除民警思想误区,又实现执法制度规范化、法律化,树立民警执法信心,提高民警执法热情。

㈡加强监狱基本职能行使,坚持严格依法对罪犯群体进行监管改造。监狱执法理念应严格按照《监狱法》的要求,准确体现“惩罚与改造相结合,以改造人为宗旨”监狱工作方针。近几年,理论界、新闻媒体要求监狱人性化管理的多了,对监狱惩罚与改造职能要求的少了。长此以往,就会削弱监狱的主要职能。因为对罪犯实施惩罚的职能,既是监狱人民警察行刑的法律依据,又是行刑的必要手段。罪犯危害社会,触犯刑律,受到法律制裁是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这是正义的判决。惩罚罪犯正是体现社会的公正性、正义性,没有惩罚的改造工作是不可想象的。罪犯入监改造、认罪服法具有强制性,应让罪犯明白如何更好地接受强制性改造,决不能偏移强制性。尤其是罪犯在狱内申诉期间,应使其明白服法与申诉是先后关系,不是并列或排斥关系。罪犯在服刑期间的申诉、举报、控告,必须在接受正常监管改造的前提下,民警执法过程必须体现刑罚执行中的严肃性和强制性。要加大对狱内犯罪的惩治力度,从重打击。罪犯在狱内犯罪不同于一般的社会犯罪,这是一种对法律亵渎的恶劣表现,特别是监狱内暴力抗法、暴力袭警等恶性事件,必须从严惩处。只有这样才能净化改造风气,创造良好的改造氛围。

㈢增强警察教育培训的针对性、系统性,不断提高警察的法治意识和执法能力。要牢固树立宗旨意识,强化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教育,教育警察自觉遵守法律,维护法律权威,坚持公正执法、执法为民,严格依法办事,保障罪犯的合法权益,将社会主义法治理念贯穿于执法过程始终。要加强执法工作标准化管理,对警察日常执法规范用语的应用,进行经常性巡查,避免罪犯钻警察执法用语不文明规范的空子。要积极为警察自我学习创造条件,鼓励警察根据自己的知识结构和工作需要,积累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不断提高运用新知识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要教育警察树立终身学习的理念,每年让警察制定一份学习计划,监狱积极联系有关机构,为警察学习创造条件,引导警察将有限精力尽可能地用到提高素质能力中去。要推进分层分类分岗位大练兵活动,将实际工作中需要的能力作为练兵重点,以工作实践检验练兵成效,而不搞运动战,真正以实绩促实效。同时,要围绕业务要求,细化考核标准,强化考核的操作性和实用性,促进各项工作落实,降低执法风险。要以岗位培训为手段,加强基本素质教育力度。毕竟,加强基本素质教育培训是改变干警队伍知识结构,开发智力和技能的重要手段,也是知识经济全球化对干警队伍的必然要求。同时对已有的人才,监狱要提供良好的工作、生活、学习环境,在政治上、组织上、生活上关心他们,使干警感到工作舒心、事业顺心、生活开心,努力创造有利于人才发挥作用的环境。

㈣加大执法监督力度,规范民警管理行为,不断提高依法管理、规范管理的能力和水平。加强对监狱警察的执法监督,不单是对罪犯合法权利的保障,也是对监狱警察的保护,特别是在当前的高压线下,容不得有半丝马虎。监狱要进一步规范事权、财权、人权、物权,加强对重点环节和重点部位的监督。要实行敏感部门、岗位人员定期轮岗,保障执法工作和管理工作的健康发展。要把业务运行中的偏差和违纪苗头、及时消灭在萌芽状态中,做到“关口前移”,防止警察违纪违法问题发生。要按照依法治监、从严治警的要求,监狱纪检监察部门要以查纠管理中存在的问题为切入点,以贯彻司法部《监狱人民警察六条禁令》、《监狱人民警察文明执法的规定》为突破点,全程监督,深度监督,把警务督察和执法监督工作引向深入。要完善执法考核办法和绩效考评机制,合理确定执法“自由裁量”范围,建立健全对监狱民警管理活动全时段和各环节的监督制度,做到用制度规范权力、用监督制约权力,形成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的监督体系,杜绝随意执法、恶意执法和妥协执法,真正将监狱民警的执法管理活动置于阳光之下,确保对罪犯的管理活动不逾越法规、不降低标准、不违反程序、不减少环节。纪检监察机关应当同政工、监管等业务部门协同监督,形成监督合力,全面落实管理责任制和责任追究制,认真落实对民警诫勉谈话制度和罪犯释放前谈话制度,对监狱民警管理执法活动中的不作为、乱作为、随意执法、打骂体罚、失职渎职以及使用“拐棍”形成罪犯管理等问题,及时查处、绝不姑息,从根本上提高监狱民警的文明执法管理水平,实现监狱管理的法制化、规范化。要通过狱务公开、政务公开等主动接受社会监督,提高执法透明度,坚持公正公平公开,防止暗箱操作,提高群众对监狱工作的信任度,提升监狱的社会公信力,以期实现监狱工作的长治久安。

标签: 收藏】【打印】【关闭
联系我们 | 使用帮助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版权所有 福建省监狱管理局 Copyright © 1998-2015
主办单位:福建省监狱管理局 备案证号:闽ICP备15007511号
地址:福州市鼓楼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