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省管理管理局政府门户网站

【尊荣征文】抚今思昔话“尊荣”——闽西监狱 王福星
来源:福建监狱局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17-07-13   字号:T|T

作者:闽西监狱 王福星

  看了征文的题目,思绪一下浮想联翩。

  说心里话,穿上警服当监狱警察将近三十年了,这份职业让我尝过不少苦辣酸甘,从中能体会到的“尊荣”,自己还真有话想说。

  刚参加工作时,我被分配在闽西监狱(当时称为省一监)下属的黄斜农场,那是一个山高路远、荒凉闭塞的小山村,也是全省监狱系统出了名的“西伯利亚”。白天,我跟随老民警带犯人到田间劳动,晚上,我不是下监房便是呆在房间看天空数星星,每天的生活既枯燥又单调,在这样一个近乎与世隔绝的地方,能安心工作不卷铺盖走人就算万幸了,我又从哪里体会得到这份职业的半点“尊荣”呢?

  三年后,我终于调离了黄斜农场这个山沟沟,来到了位于龙岩青草盂的监狱本部,先后在监狱基层和机关工作。虽然监狱地处龙岩市区北郊,毕竟离城总算近了,自己也为之高兴了一阵。然而,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监狱的工作、生活环境与围墙外头单位相比还是有不少差距,当时监狱警察经济收入普遍不高,有的监狱因财政困难还经常拖欠民警工资。那时候交通也极不发达,我们要进城办点事如果步行至少也得走个把小时路程,虽然骑车能稍快些,但当初想买部自行车对于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也并非易事。而且每每到了龙岩城里,我们的鞋帮上、裤管上,包括自行车的车轱辘上都会沾着从我们单位的黄土路上带出来的黄泥巴,让细心的龙岩城里人一眼就认出我们是从青草盂(当地人对我们监狱的代称)出来的。那个年代监狱警察找对象都比较困难,因为狱警的工资待遇、生活环境、发展空间都不咋样,条件稍好的姑娘一般都看不上我们,就连监狱内部干警自家女儿物色对象时,也经常眼光向外,不愿找监狱内部,所以当时监狱男民警中大龄“剩男”大有人在。当初我们这些人还被戏称为“田头警察”“末等警察”,这样的警察离所谓的“尊荣”也肯定还有差距。

  时间荏苒,岁月匆匆。当时光快车驶入崭新的二十一世纪,监狱警察的工作待遇、环境也发生了许多变化。伴随着监狱事业的发展,监狱民警收入也不断增加,特别是被正式列入国家公务员待遇,享受“吃皇粮”之后,监狱警察的经济和社会待遇更是水涨船高。近年我们工资收入在龙岩中心城市横向对比至少在中上水平,甚至让其他单位的人羡慕不已。加上近些年监狱决策者们也更加关心民警的工作、生活和环境条件,注重落实从优待警,现今监狱民警从衣、食、住、行各方面都与过去不能同日而语了。所以,我经常说,与过去监狱老民警相比,现在的年青狱警真是赶上好时候了。就拿找对象来说,现在监狱的年青男民警再也不是过去的“困难户”,而是成了许多姑娘眼中的“香饽饽”了,我也经常会遇到不少熟悉的亲友开口托付,说要我帮忙在狱警里头给他们姑娘物色对象,但这也并非容易事,一是我在监狱机关,对基层年轻民警了解不多,二是现在的青年民警大多是“抢手货”,哪能轮上我这年过半百的小老头去张罗介绍呢?所以,现在的监狱警察与过去的我们相比,那才真正被世人尊重而且荣耀,那才真的有“尊荣”呢!

  写此文的目的,是希望我们好好珍惜今天来之不易工作待遇和条件,更热爱我们这份职业,并且学会用感恩的心去做事和做人。

  当然,话说回来,对于过去我身边的同事们在那么艰苦的条件和环境下依然安心工作,默默奉献,而且能够始终乐在其中,甘之如饴,较少听到抱怨和责备,这样的精神实属难能可贵,也值得我们学习效仿。

  我还曾经听说过这么一件事:有位在清流山区干了一辈子监狱工作的老干警,说他退休后最大愿望就是坐一趟从未坐过的火车,这个故事真让我为之唏嘘感叹……

  也许,当年那些监狱民警在物质生活上的确是贫乏的,甚至是寒酸卑贱的,然而,我相信他们很多人在精神世界上却是富足的,更是尊荣的!

标签: 收藏】【打印】【关闭
联系我们 | 使用帮助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版权所有 福建省监狱管理局 Copyright © 1998-2015
主办单位:福建省监狱管理局 备案证号:闽ICP备15007511号
地址:福州市鼓楼区